当前位置:首页->理论研究
青少年领导力的萌芽和形成——基于三个城市26名高中学生干部的深度访谈结果
内容提要:从积极的青少年发展理论的角度考察,无论在学术界,还是在政府的青少年事务相关领域,过去二十年间,领导力均被视为青少年能力的核心部分,且对青少年其余重要能力的形成构成重要的贡献。正如部分学者所论证和解释的,一个人早期所展现的领导力可以追溯至初中或高中学习阶段(Gardner, J. W. ;Josephine A. van Linden 和Carl I. Fertman )。这个结论有力地证明了,在青少...

  一、框架和假设
    从积极的青少年发展理论的角度考察,无论在学术界,还是在政府的青少年事务相关领域,过去二十年间,领导力均被视为青少年能力的核心部分,且对青少年其余重要能力的形成构成重要的贡献。正如部分学者所论证和解释的,一个人早期所展现的领导力可以追溯至初中或高中学习阶段(Gardner,J. W. <1987>;Josephine A.van Linden 和Carl I. Fertman <1998>)。这个结论有力地证明了,在青少年发展的合适阶段投入相应的领导力发展资源,可以有效避免资源投入的盲目性和低效率问题。我们也曾经实验性地观察了北京部分大学和院系学生干部的情形。与我们观察相符的是,大学院系或学生会里的绝大多数学生领袖在高中阶段就已担任过学生干部。本文的目的之一就是通过观察中国青少年领导力形成的轨面,我们做此研究也是基于以下现实:在当今中国,无论是在学术研究还是在政府政策领域,均缺乏对处于变迁阶段的青少年领导力形成过程的相关意识和系统性的实践。
    尽管在企业管理领域有很多关于领导力的理论,但有关青年领导力发展的理论仍不多见。Josephine A.Van Linden和Carl I.Fertman(1998)作为相关研究的先驱已经概括出了青年领导力发展过程的三个阶段:意识阶段、人际交互作用阶段及技能掌握阶段。尽管对于该理论的经验性证明仍需要花费很长时间,但其理论解释对于理解青年领导力形成过程的内在规律具有非常深刻的意义,而且有助于我们更准确、更充分地认识到,大多数青年领袖其领导能力的形成萌芽于青少年早期阶段。Josephine A. van Linden和Carl I. Fertman的著作论述了青少年领导力形成的两个重要来源:青少年自身对领导能力的自我培养;来自家庭、工作场所和社区以至社会的外部成年人,通过与青少年的合作,对青少年提供的社会支持。关于青少年领导能力发展的这个理论视角与Peter L. Benson所领导的研究中心的发现是相一致的。我们的研究是在Josephine A.van Linden & Carl I. Fertman的关于青少年领导力发展阶段的理论框架下展开的,同时也参考了Peter L. Benson的“能力构建”(asset building)理论。
    本研究提出下列假设:(1)早期的领导经验使青年领袖在青年后期或成年早期有更多机会和更大潜力去获得领导职务;(2)早期学生干部职务的获得对于青年或成年阶段掌握管理和领导技能十分必要;(3)作为中学学生干部,在社会科层制序列中, 缺乏制度性的规定,因而需要中学学生干部寻找其他领导资源,并采取讨论或协商的领导方式,这些领导方式很可能在学生的早期领导经验中增加一定的民主因素;(4)考虑到中学阶段的青少年领袖在个人性格、领导技巧等方面尚不成熟,家庭、学校和社区提供的社会支持将有助于促进青少年领导力的形成。
    二、研究方法
    2007年4月初到2007年7月末,课题组对中国江苏如皋、河南安阳、郑州三个城市5所学校的高二和高三年级26名学生干部进行深度访谈,并对文本采取定性分析方法进行研究,分析过程由逐字整理访谈录音、开发编码书、依据编码书对访谈文本进行内容分析等几个关键阶段构成。被访者的年龄介于16到20岁之间,其中26个被访者男女各半。调查的学校包括三所重点中学和两所普通中学。
    访谈话题包括:访谈对象在初中,甚至小学阶段的领导经验;促使学生加深领导意识,帮助其掌握基本的领导技能的关键事件;获得现任职务的过程;来自家庭、学校教师和其他重要人物的社会支持。深度访谈以一对一的方式展开,在安阳实验中学由于课程时间限制,我们只能以小组方式进行座谈。
    所有访谈都是先录音然后逐字整理。本研究组的两名成员独立填写编码,参照的编码书由本文作者开发。首先两个编码者根据26名被访者的录音材料填写编码,然后求和平均,得出编码者之间的信度(Inter-coder reliability)为61.5%(N=26)。
    本编码书包括19个核心变量:(1)性别,(2)年龄,(3)年级,(4)现任职务,(5)小学阶段职务,(6)初中阶段职务,(7)获得现任职务的方式和有利条件,(8)现任职务的功能,(9)现任职务的效用,(10)关键事件,(11)领导力类型,(12)领导力类型的成因,(13)领导力的来源,(14)人际沟通,(15)早期领导经验,(16)父母支持,(17)老师支持,(18)其他重要他人支持,(19)信息支持。

分享到:
各族少年心向党中.jpg
各族少年心向党.jpg
各族少年心向党.jpg
1111111111.jpg 无标题_副本.jpg 无标题_副本.jpg 无标题_副本.jpg 无标题_副本.jpg 无标题_副本.jpg 1_副本.jpg 无标题_副本.jpg 无标题_副本.jpg 无标题.jpg